新闻中心
首页
>新闻中心>通讯报道

海上测量队——记一公司福平铁路项目测量团队

 作者:李澍彤          浏览次数:  时间:2017-05-23 17:49:53  【字体:

福建平潭海峡,苍茫的大海上,一座大桥正从海平面上逐渐崛起,横贯连接着几座小岛。这里便是建设中的福平铁路平潭海峡公铁两用大桥施工现场。在一公司跨越北东口水道施工现场,有这样一个团队,他们肩扛手提着仪器早出晚归,每一个施工点都有他们的身影,他们就是一公司福平铁路海上测量队。  

从“旱鸭子”到“渔民”  

早晨7点多,笔者走进公铁两用大桥施工现场,栈桥两侧碧波荡漾,偶有船只穿过栈桥,施工钢平台上已是机声隆隆。48号墩钢吊箱正在吊放,测量队在清晨5点多就来到现场,和其他施工人员一起开始忙碌起吊。7点30分,海上浮吊吊着450多吨钢吊箱,安全地与桩基础对准了位置,缓缓下放接近就位标高。施工平台上三名测量人员,腰上系着充气式救生衣,组长马道瞄准全站仪的镜头,认真地观测钢吊箱下放的标高,旁边一人又重新复核着他说的数据,另一人手拿本子记录着,沿着他们的视线朝对面望过去,队长孔庆伟在另一个施工平台上手持标尺。“还差2公分,2公分!”马道不停地瞄准全站仪,手拿对讲机和队长沟通着。经微调后,7点50分,钢吊箱顺利下放精准对位。  

大桥正渐渐拔“海”而起,每一个施工工序,都需要他们这样跟踪测量,确保大桥每一个结构的精确定位。  

起初测量队共11人,其中正式职工6人,分成了四组,海上两组,陆地一组,沉降观测一组。队长孔庆伟,正值而立,09年毕业,学道路桥梁专业,曾先后参建了京石客专梁场、沪杭铁路梁场以及合福铁路梁场。尽管临时工占据将近一半,但也不乏经验丰富、业务水平很高的队员,如毛文杰、孙江博都是临时工,他们都参与过多个项目的测量,能独当一面。  

蔚蓝大海,往来航船,凭海临风总令人充满了浪漫情怀。然而海上施工远非想象中的浪漫。孔庆伟自嘲地说:“我们本来都是一群‘旱鸭子’,没有海上施工经验,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。”他们至今还记得第一次上船,测海底地形图,船在海上来回行进,共上船5个人其中4个人晕船呕吐。  

项目上场,测量队就仿佛开始一次艰难的旅程。刚上场时恰逢季风期,海风夹杂着海沙往他们的脸上吹打,不得已只好戴着口罩去测量。风大浪高,仪器被风吹得不停地颤动,三脚架也根本不顶事儿,给测量工作带来极大干扰,需要不停地调整仪器,还必须多人复核,换手测量,才能保证数据的准确性。  

进入工地,大门左侧的小山脚下一个铁质的梯子直通到山顶,山顶上立着一个碉堡似的混凝土围墙,这就是测量队的观测台,是工地为测量队特制的“避风港”,混凝土围墙代替了三脚架,夏天太晒就用雨伞当顶棚。从这里远眺湛蓝的海面,大桥从海平面上向远方延伸。  

桩基础施工阶段,测量队经历了最艰难的时期。每天早晨4、5点钟打桩船就开始作业,测量人员必须有人在船上跟踪测量,晚上轮流住在船上。船随着海浪荡来荡去,使人头晕目眩,胃里翻江倒海。为了省油,船上没电,不能用空调,在飘摇闷热潮湿的船上根本睡不着,往往是到了后半夜2、3点钟困得实在不行才能入睡。下船后,双脚踏上陆地深一脚浅一脚,整个人都感觉发飘。  

海上风吹日晒,紫外线特别强烈,测量队队员都被晒得脱去了几层皮,白色的安全帽也晒成了黄色。“旱鸭子”经过历练,在船上已经习惯,如履平地,俨然从“旱鸭子”蜕变成了黝黑的“渔民”。  

“技术宅男”的“杀手锏”  

测量工作的目标就是追求高精度,相对于以前的测量,现在测量要先出坐标图,再根据坐标图实地放样,不仅提高了效率,也大大提高了精准度。福平铁路测量队有一个“杀手锏”,他们就是靠它确保测量数据的精准度,甚至纠正大桥设计图纸上的失误。  

这个“杀手锏”就是RBCCE软件——石家庄铁道大学新出的一款道桥施工测量软件,是测量队“技术宅男”张晓的秘密武器。张晓尽管是队里的临时工,原本学的营销专业,阴差阳错干起了测量,2014年2月从宁西铁路项目来到福平项目,负责福厝岭大桥和马耳山大桥测量任务。他喜欢钻研软件,2014年5月他接触到这款软件后,感觉很实用,凭着兴趣,完全通过自学,看视频,反复研究,掌握了这款软件的应用,并学会了CAD制图。  

张晓,很腼腆的小伙子,他笑着说自己是一个完全的“技术宅男”。复核时,他会一连几天坐在电脑前,放弃午休,完全投入工作中。先用CAD手绘两遍,画出线路图和结构物大样图。有时白天还要到工地现场测量,晚上就做图。  

他利用这款软件,只要把参数输入进去,就可以计算出大桥整体和分部的相关数据,作为测量的参考数据,避免施工时出错。如果应用到对图纸的复核上,还可以发现设计中的错误。在福厝岭大桥测量中,他利用此软件,查出3号墩中心里程和梁缝分界线里程偏位了10公分,及时作出纠正;在做大桥平面图时,发现设计图中的41、42、43号三个铁路墩的支座垫石尺寸设计小了,项目部报给设计院后,及时进行了更改,避免了一个“因小而大”的失误。  

捕获大“鱼”  

一公司负责施工2.5公里任务,其中公铁两用大桥1.34公里。大桥所处海域水深最深达42米,潮差最大达7米。施工搭建了长1100米的海上栈桥和17个海上施工平台。钢管桩和钢护筒的插打定位,是测量的重难点。共插打直径1.42米的钢管桩396根,钢护筒289个。如何保证每一根钢管桩和钢护筒位置的精准,成为项目部QC小组攻克的课题。  

他们在海上寻找着最佳方案,最终确定上船跟踪测量。测量时安排一名队员在打桩船驾驶室里用GPS定位,一名队员拿倾斜度测定仪在船上跟踪测量,岸上架设两台全站仪进行控制。打桩锤每打两锤就需要进行纠偏调整。倾斜度允许误差在1%以内,上方平面位置误差控制在10公分以内,他们严格进行控制,如果偏移就必须拔出来重新插打,确保施工质量  

海上测量队,这个特殊环境下的测量团队,以精准的测量数据征服了恶劣的环境条件,证实了这个团队的技术实力和水平,获得了上级认可,也取得了荣誉。他们写的论文《跨海大桥施工测量技术》荣获集团公司优秀论文;2015年,他们以“提高深海区钢管桩施工定位精度”为课题,荣获全国工程建设优秀质量管理小组二等奖,这是他们捕获的最大一条“鱼”。  

跨海大桥后期施工中,将进行节段梁拼装以及上下两层的挂篮施工,都属于高空作业,离海面距离达60米,对测量队将是又一个重要考验。从他们坚毅的神情中,可以读出他们坚定的信心。

图一、英气勃发的海上测量队

图二、专心测量



友情链接

集团简介
中国铁建大桥工程局集团有限公司是世界500强中国铁建所属的中央企业,具有在江、河、湖、海等各种地质、水文条件下修建各类桥梁的能力。其前身是铁道兵第三师...[详细]
联系我们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